0303、李宁玉的诀别

    德顺祥绸缎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乙再次见到了老鹰。

    “画眉,你这么做很危险!有什么紧急的事情,非要来见我?”老鹰很不满,毫不客气质问道。

    “有人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偷进过我的家。”苏乙没有废话,开门见山地道。

    老鹰一怔,脸色立刻变了。

    “怎么回事?详细说说!”他沉声道。

    苏乙没有任何隐瞒,把自己的现以及怀疑说了一遍,包括自己设置的机关和现的脚印,以及三个嫌疑人。

    老鹰有些惊讶,道:“可以啊画眉,一直以来,我都小看你了。”

    “要是没这两下子,我能成为敌人内部的一颗钉子?”苏乙故作不满,“我现在是张一挺的秘书,是华东剿匪总队头号人物的贴身亲信!这么重要的位置,却依然只能参与一些无关紧要的任务,组织对我的作用,存在严重低估的现象!”

    老鹰笑了:“行啦,你也别牢骚,不让你参与太多任务,是没这个必要,也是为了保护你。”

    他话锋一转:“你的分析和推理很有道理,现在没办法确定潜入者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但毫无疑问,这对你来说是个危险的信号,有人在怀疑你,在暗中盯着你!必须得把这个人找出来,否则你出事,就是迟早的事情。”

    “但我查不下去了。”苏乙皱眉道,“我一没办法确定潜入者是哪天进的我家,二来我的身份没办法大张旗鼓去查这三个人的行踪,我手底下也没有得力人手……”

    老鹰沉吟着,道:“这样,我来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帮你找出这个人,不过你别抱太大希望,只是试一试。”

    苏乙神色一动,道:“你想办法?你是局外人,能有什么办法?”

    “这你就不用管了。”老鹰淡淡道,“这几天注意看报纸上的寻人启事。”

    “好,那就麻烦了。”苏乙松了口气道。

    “快去吧。”老鹰笑着道。

    离开德顺祥,苏乙基本已经确定,司令部里一定还有一个军统的人,而且这个人身份一定不简单!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一是上次老鹰让他查武田组建情报网络的事情,这样的机密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得知的。

    二是老鹰说起不让苏乙参与任务,原因有二,一是对苏乙的保护,二居然是“没有这个必要”?

    什么情况下,会让一个潜伏在司令身边的人都“没有必要”参与任务?

    除非军统在司令部里另有情报来源,而且这个情报来源不比白小年能接触到的情报少!

    第三,苏乙查到三嫌疑人,查不下去了,可老鹰却说他有办法。

    老鹰虽神通广大,但他一个局外人是没办法查清楚司令部内部人员的行踪的,所以他有办法,也就意味这司令部里有人有办法能查到这三人的行踪!

    而这个人,就是军统潜伏在司令部的另一枚钉子!

    这件事苏乙早有怀疑,但也只是一种猜测,今天,却是证实了八分,这也是苏乙向军统透露这件事的目的之一。

    另一个目的,当然就是查清楚潜入者了。

    而选择让军统去查这件事,是苏乙经过深思熟虑后,认为是最好的办法。

    先,他被人潜入家中,这件事情对于他演员的身份来说无所谓暴不暴露,所以可以放心大胆地找组织做主,省得自己独自头疼。

    再者,如果组织有办法,那当然最好;如果组织没办法,苏乙本打算以自己调查的缘由,趁机提出让组织给自己安排一个通讯员或者助手。

    无论什么情况,对苏乙来说都是有利无害的。

    接下来几天,苏乙正常上班,而张一挺果然一头扎入军营中,没有再出现过。

    不过苏乙还是帮李宁玉搞定了部队改制的情况。

    “我听下面的人说了,司令最近在混编几个军,在把所有原有建制全部都打散了重来。”苏乙神秘兮兮地对李宁玉道,“听说是在为了奔赴晋中做准备,看来咱们真的要被抽调去打仗了!”

    “这么说,他不是故意躲着我?”李宁玉若有所思地道。

    “肯定不是呀!”苏乙道,“你放心吧,这种要打仗的节骨眼儿上,谁都没心情搭理你的。”

    “武田回来了。”李宁玉突然道,“他约我今晚见面,说是有关电讯的情报要跟我谈,在拱宸桥的一家哲彭酒屋。”

    苏乙惊住了。

    武田还真对李宁玉有意思是怎么着?

    他原以为武田就是李宁玉让他帮忙窃取情报的一个借口,可现在看来,还真不一定……

    “那你打算怎么办?”苏乙念头百转。

    “我没办法,”李宁玉忧心忡忡道,“刘林宗不见了,在武田回来的前一天。”

    这么巧?

    苏乙心砰砰直跳!

    刘林宗失踪,武田约李宁玉见面,这两者之间一定有联系,只怕李宁玉也清楚这一点!

    李宁玉的身份暴露了?

    亦或者说,她被武田怀疑了?

    这一刻苏乙脑海中念头百转,思索着种种可能。

    “对了,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李宁玉勉强对苏乙笑笑,“裘庄后院里的那座坟里,是武田的妻子。”

    “他妻子应该是四年前死的,只是为什么埋在裘庄就不得而知了。”李宁玉道,“那晚他去裘庄,应该是去祭奠他妻子的。”

    今天的意外太多,以至于这样劲爆的消息,让苏乙都感觉有些麻木了。

    李宁玉突然伸手摸摸苏乙的脸,有些感慨道:“其实你不适合在这个吃人的地方呆着,你太单纯了,小白。要是我从一开始对你没有那些狭隘的偏见,也许今天的我们……”

    她没有说下去,而是转移话题道:“司令这个人冷酷自私,靠不住的,小白,如果你相信姐,找个机会,趁早离开这里吧。”

    李宁玉走了,而苏乙的心情随着他的离去,变得很沉重。

    他怎么能听不出来,李宁玉那类似诀别的语气?

    这个女人似乎做好了牺牲的准备,鼓起了宁死也不屈服于武田的勇气。

    也许明天,苏乙就会收到李宁玉失踪或者死亡的消息。

    可是他能做什么呢?

    他又应该,做点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