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埋下一颗种子(12k)【求订阅!】

    金山寺,寺以山名,山壮寺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山不高,仅百丈,占地甚广,方圆百里,尽是金山寺的地盘。

    依山就势,山寺为一体,曲廊、回檐、石级相连,楼上有塔、楼外有阁、阁中有亭。

    寺庙中,梵音佛唱之声阵阵,似有无数僧人在吟唱经文。

    山上金光萦绕,祥云升腾,不愧为天下有数佛门圣地之一。

    而在金山寺旁,还有一座高塔。

    铁塔形如春笋,瘦削挺拔,塔顶如盖,塔刹如瓶,颜色似铁非铁,格调别具一格。

    犹如擎天一柱,直插云霄。

    塔身雕刻着上万个精致的石像,每个佛像的姿态皆不同,但却都栩栩如生。

    八角上吊着一个金色的小铃铛,在阳光下闪着灿烂的金光。

    江风吹拂而来,引得金铃摇曳,出清脆声,相传有镇魔辟邪之效。

    正是那大名鼎鼎的雷峰塔。

    时值伽蓝法会,金山寺中装饰一新,大雄宝殿中供奉的如来佛祖金像被擦拭得锃光瓦亮。

    长明灯里的灯油添得满满,香炉里插着一柱婴儿手臂粗的佛香,青烟袅袅升起,令大殿内众人生出安神、宁静之感。

    殿内坐满了人,皆是参与伽蓝法会的贵客。

    他们皆是来自宋国境内各大势力的实权人物,亦或是宋国王室的代表,更有几位来自邻国的大势力。

    金山寺方丈灵光禅师坐在主位上,他须皆白,身披大红袈裟,满面红光,正在和修行界诸多同道攀谈。

    殿中诸多互相熟悉之人,仅仅是各自对视一眼,便是算打过了招呼,并没有太过多的交谈。

    他们的目光,更多的是放在金山寺上,皆是面露凝重之色。

    众多视线汇聚在一起。

    却见得法海身披大红袈裟,手持金刚禅杖,正双眸紧闭,立在殿内一角。

    他没有任何动作,却隐隐有一股莫名威势散出来,令诸多人间的绝巅强者心中一凛。

    更远的地方,人间界各处,有不少隐修的金丹境存在将目光投射而来。

    在修行界中,各派掌门皆是通玄境修为,已算是人间绝顶的高手,至于更高层次的金丹境,亿万人中难寻。

    哪怕是最顶级的大教派,也不常见,通常都要数百年才出一位。

    而且,有如此成就者,了结俗世因果后,或是上天庭为官,或是隐世潜修,少有再理俗事者。

    因此,得闻如今有一名佛门弟子得以晋金丹之境,还被敕封为佛子。

    人间隐修的金丹境存在感应到其气息,纷纷从隐修之地醒来,将目光投射到金山寺方向。

    他们都想知道,这位所谓的金丹境佛门弟子,到底是真是假!

    “礼赞世尊!”

    这时,灵光禅师站了出来,双手合十,高喧了一声佛号,说道:“吉时已到,贫僧灵光,忝为金山寺方丈,感谢诸位同道,百忙之中,不远万里,拨冗前来参与敝寺的伽蓝法会,暨寺中弟子法海加封佛子事宜!敝寺上下深感无上荣光!”

    “礼赞世尊!”

    上千名金山寺弟子盘膝坐于殿前广场,双手合十,开始诵念经文。

    立时,佛音梵唱阵阵响起,若有定力不坚者,定会被其洗脑,投入佛门的怀抱。

    尚幸,现场大部分宾客都有深厚修为在身,并没有受其影响,哪怕是大宋王室的那位王爷,修为亦是不弱于众人。

    “法海何在?”

    这时,灵光方丈高声呼喝。

    站在殿角的法海站了出来,施了一礼道:“弟子法海在!”

    此时的法海,虽面相稍嫩稚,身披大红袈裟,手持金刚禅杖,并无任何异象显现,却自有一番威严气度。

    “世间苦难,众生皆苦,唯我真佛,普度众生!法海,你自幼入我佛门,根骨上佳,悟性不凡,入门二十载,得证比丘果位!”

    灵光方丈沉声说道:“望你戒骄戒躁,努力修持,早日西去灵山,得成正果!”

    “法海,你可能做到?”

    最后,灵光大喝了一声,有如金刚怒吼,如醍醐灌顶,人深省。

    法海恭声回道:“弟子谨记!”

    砰、砰、砰!

    就在这时,金色的光华宛如烟花般炸裂开来,炫彩夺目,自无尽的虚空中,缓缓升起一道虚影。

    他脚踏金莲,通体被佛光环绕,背负众生,好似佛陀降世。

    咚、咚、咚!

    苍凉浑厚的钟声响起,好似在庆贺一般。

    虚影一经出世,方圆百里立时有了惊天变化,株株青草,自泥土中钻出,万朵鲜花,绽放吐艳,参天大树舒展枝条,拱卫于金山寺四周。

    好似万物复苏,争相竞放。

    “嘶…恐怖如斯!”

    一众宾客见得此景,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是佛门比丘果位带来的天地大势加成,直接影响到方圆百里的环境变化。

    远处的一众金丹境存在见到此景,此人竟有如此气势,不由得纷纷侧目,心中对其认可了下来。

    很多人自忖,光凭气势,或许自己根本就不是法海的对手。

    “呵呵,好一个佛门!”

    就在这时,一道冷哼声突兀地响起,直接将法海引起的这股惊天威势给压了下去。

    “放肆,何人如此喧哗?”

    灵光方丈面色一冷,心中怒气冲冲,当先动身,向殿外走去。

    法海也是脸色一沉,跟在灵光后面。

    其余宾客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丝兴奋之意,尽皆起身,走出去看热闹。

    得见如此变故,他们的心中松了一口气。

    法海成为佛子,很多人都不想看到这一幕。

    如今有人出来搅局,那是再好也不过了。

    一时间,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大雄宝殿中众宾客心思各异,却都怀着看好戏的心思。

    “咦,什么人竟然如此大胆?”

    “这个时候出声,摆明了是要和佛门过不去,有好戏看了!”

    “呵呵,看戏,看戏!”

    那些金丹境也都诧异不已。

    灵光方丈一马当先,法海紧随其后,上千名寺中僧人分两排鱼贯而出,再后面则跟着一群看好戏的宾客。

    尽皆出了大雄宝殿,来到了殿外,入目是一处长宽达百丈的白石广场。

    张目四望,却根本就没有现来人的身影。

    正此时,突然有人惊呼。

    “看…看天上…”

    所有人都抬起了头,却见得一道洁白的祥云飘浮在半空中,云彩上站立着一道人影。

    远远的,看不清来人的面目。

    但见此人腾云而来,定然不是简单人物。

    灵光方丈见状,心中一凛,不敢怠慢,能腾云驾雾,必定不是弱者,尽管来者不善,却不得不迎了上去。

    “此人好像有些面生,以前从未见过!”

    “嘶,能腾云驾雾者,必定不是易与之辈!”

    “相传,金丹境之上的阳神强者,可参悟无上神通,腾云驾雾不过易事,莫非此人乃是阳神境存在?”

    看见萧宁出场的一瞬间,那些金丹境存在纷纷大惊失色。

    “礼赞世尊!这位前辈驾临敝寺,敝寺上下蓬荜生辉,小僧未克远迎,恕罪恕罪!”

    灵光禅师小心翼翼的行了一礼,神态恭敬有加,令人挑不出一丝毛病。

    这一刻,灵光心中的怒气早已消失得一干二净,生怕来人找金光寺的麻烦。

    萧宁放眼望去,却见老和尚年岁虽大,道行不浅,周身佛光闪烁,隐约可见龙象奔鸣之景,竟是已踏入了法力通玄之境。

    “本君乃洞真度厄天君,游历下界,得知贵寺有一名年轻弟子,名叫法海,修行不过二十年,便晋入比丘境,特意前来瞧瞧,大和尚不会不欢迎吧?”

    半空中,萧宁身形缓缓落下,朗声说道。

    “什么,此人竟然是天君下凡?难怪了!”

    “不对啊,根本就没有听过洞真度厄这个尊号啊,莫非是个假货?”

    “也不太像是假货,腾云驾雾作不得假!”

    听到萧宁的话,一众金丹境又开始议论。

    “啥?洞真度厄天君?老衲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个尊号?”

    灵光禅师闻言,心中惊讶不已,他担任金山寺方丈已经过半个甲子,接待的贵客数不胜数,从江湖走卒、皇亲国戚,到修炼界同道。

    可以说,他是见过世面的人。

    但是,接待天庭一方重臣,身具天君业位的无上存在,尚属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随后,他便见到一位年轻得过份的天君缓缓降到地面。

    观此人气息,如渊似海,深不可测,灵光禅师不敢怠慢,恭恭敬敬的行礼。

    “礼赞世尊!小僧灵光,忝为金山寺方丈,拜见天君!”

    灵光方丈双手合十,高喧了一声佛号后,上前拜见。

    尽管双方道统不同,佛道有别,但是,面对比自己修为高的前辈,保持应有的敬畏之心,是修行者最基础的常识。

    灵光做为一寺之,哪会不懂这个道理呢!

    他绝不会让对方找到丝毫动手的借口。

    “未提前知会贵寺,本君冒昧来访,还请大和尚海涵啊!”

    落到地上后,萧宁轻笑一声道。

    这老和尚一脸笑眯眯,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也不好直接作。

    “本君游历人间,得知贵寺的消息,特地前来瞧瞧,大和尚身边这位,想必便是法海小和尚吧?”

    他环视一周,目光直视着那身披大红袈裟的年轻和尚,直觉告诉他,这人就是此行的目标,法海。

    “天君谬赞了,劣徒取得一点微不足道的成就,实在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听他说起法海,灵光显然很是高兴,嘴上的胡须翘得老高,却仍是一脸的谦虚之态。

    这老和尚,自己不过才法力通玄之境的修为,却将金丹境修为称作是微不足道的成就,老凡尔赛了。

    金山寺,独霸金陵郡,在宋国修行界中,名列前茅,少有能媲美者,但放在整个人间界,就有点不够看了。

    只能算是一流势力,却仍算不得顶级。

    如今,好不容易出了一位金丹境的弟子,做为师父,又是金山寺方丈的灵光,心中那股兴奋劲就别提了。

    “礼赞世尊,见过天君,小僧正是法海!”

    法海上前两步,双手合十道。

    他观这来人气势不凡,看不透底细,便沉下心来,小心应对。

    萧宁背着双手,置在场上千人于无物,直视着法海,缓缓说道:“法海小和尚,你很了不起,年纪轻轻就凝结金丹,日后定然前途无量!”

    听着他似是称赞的话,法海摸不着头脑,不是来挑衅的么?怎么不太对劲啊?莫不是先礼后兵?

    他谦虚的回道:“天君谬赞了,小僧愧不敢当!”

    萧宁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随后,似是随意问道:“法海,我有一问,你如成佛,是人非人?”

    这下,法海更是摸不着头脑了。

    他脑子里念头急转,思虑片刻后,斩钉截铁的回道:“生而为人,永世为人!”

    初出茅庐的法海虽然有凡脱俗的修为,但是在认知上还没有扭转过来,自然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萧宁又问道:“若有妖害人,你当如何?”

    法海闻言,双眼明亮如炬,答道:“杀!”

    萧宁满意的点点头,再问道:“若有人纵妖害人,又当如何?”

    法海身上的气势逐渐勃而起,答道:“立斩不饶!”

    “很好!”

    萧宁拍起了双掌,啪啪啪,似是对他的回答非常满意。

    随后,脸色一冷,说道:“既然如此,西天灵山降龙罗汉纵妖食人,被本君恰好碰见,法海,你说,此事该当如何处理?”

    法海闻言,瞳孔猛然一缩,却是陷入了沉思,没有立即回话。

    “什么,降龙尊者纵妖伤人?有没有搞错啊?”

    “此事,我有所耳闻,佛门一向喜欢养妖为患,纵妖伤人,再出来收服,不仅养了妖怪,又收获了信仰,可谓是阴险毒辣!”

    “什么,一峰老秃驴,事情真的如此么?”

    “礼赞世尊,此事纯属污蔑!清风老杂毛,贫僧必不与你干休!”

    听得萧宁说出如此劲爆的消息,一众金丹境更是沸腾了。

    另一处,灵光方丈急忙跳了出来争辩道:“什么……这不可能,降龙尊者何等人物,又岂会犯下如此罪行?天君,您可要拿出证据啊!”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突如其来的天君用心极其险恶,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差点就破了法海的佛心。

    若是再让其说下去,自家这位涉世未深的新晋佛子算是废了。

    虾仁猪心!

    这是真正的杀人诛心!

    用心极其恶毒!

    “嗯?放肆,本君没有叫你,你插什么嘴?”

    萧宁眉毛一竖,不怒自威。

    却是心中恼怒不已,若非这老和尚插手,他有八成把握将法海说服,或是废其佛心道行,或是将其拉拢为己方的一员。

    然而如今这老和尚一插嘴,法海立即醒悟过来,他眼中迷茫尽去,目露精光,沉声道:“敢问天君,方才所说,可有确凿证据?”

    萧宁冷哼一声,倒是毫不示弱,毕竟,降龙罗汉纵妖伤人,乃是确有其事,并非自己污蔑。

    “前些日子,本君在金陵郡境内一个名为凌云的小县,见有妖孽冒充我道门仙师,口称祈福求雨,实则吸人精气,审问之下,本君才得知,二妖乃是西天灵山的降龙罗汉所指使!”

    萧宁伸手一指,一丝法力涌出,身前突然现出一方虚拟荧幕,悬浮在半空中。

    那荧幕好似现代社会的电影幕布般大小,上面显现出画面,从天下大旱开始,萧宁与白素贞偶然路过凌云县,现有妖孽冒充大唐仙师,力擒之下逼问,到最后,得出背后指使者为降龙罗汉。

    事无巨细,一一展示在所有人的眼前。

    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阳神境,阴神化阳,一念分万念,一丝神念就可化成一道化身。

    以神念记录天地影像,再将其完整的播放出来,乃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根本就不值一提。

    直到鹿妖死去,荧幕上的画面消失,荧幕也接着消失。

    “这怎么可能?”

    “太可怕了,真是降龙尊者指使的吗?”

    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他们中,有的人早有耳闻,却一直没有亲眼见过,如今亲眼见到,却也心有戚戚然。

    更多人,却是完全没有想到,那传说中的降龙尊者,背后却是心思如此龌龊。

    “我想起来了,前段时间,天象反复,本是大旱的金陵郡却被人为改了天数,变得大雨滂沱,本是大雨倾盆的清海郡却是晴空万里!”

    “嘶,莫非就是天君下凡时,强行更改了天时?那此人可是功德无量啊!”

    “嗤,擅自更改天时,就不怕玉帝惩罚他?”

    “那你又怎么知道,此事没有大天尊允许呢?”

    那些金丹境存在都纷纷恍然大悟,想到前两日时,天地间的变化。

    “铁证如山!法海,你信?还是不信?”

    对于其他人的反应,哪怕是一众窥视的金丹境,萧宁都没有理会,他直视着法海,喝问道。

    “这……”

    法海浑身颤抖,双目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看向萧宁,问道:“天君所说,不知是特例还是惯例?”

    萧宁沉声道:“据本君所知,这样的事情绝不是第一次生,也不是最后一次生!”

    法海双目一瞪,不敢相信所看到、听到的一切!

    三观崩塌!

    一颗纯净无瑕的佛心生出瑕疵,明珠蒙尘。

    他眼中红芒一闪,身上气息也很不稳定。

    “呔!法海,你还不醒悟?”

    灵光方丈见得此状,心中大为着急,连忙施展佛门狮子吼,妄图喊醒法海。

    他知道,若是让法海继续下去,怕是佛心破裂,轻则修为全毁,重则身死道消。

    法海却没有听到灵光方丈的声音,在法海的泥丸宫中,他的意识正在不断蜕变。

    佛!是法海从小到大的信仰!

    经过师父灵光方丈的不断洗脑,法海对佛可谓是无比崇敬,甚至,为其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可以说,他是极其虔诚的佛教徒。

    但是,方才萧宁放出的实时影像,却打破了这一美好。

    降龙罗汉,乃是灵山八百罗汉之,法力高强,广受信众尊崇。

    但是,背地里却养妖纵妖害人,视人类如蝼蚁,肆意践踏人类的尊严。

    法海不是没有怀疑过萧宁所说真伪。

    但是。

    凌云县千里大旱之事,他有所耳闻,此事只要一经调查,就可以查得清清楚楚。

    若萧宁纯属污蔑,那绝对会引起所有佛门弟子的围攻,哪怕是西天灵山也不会善罢甘休。

    因此,法海绝不相信,萧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如此大逆不道。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件事是真的生的。

    生而为人,法海绝不容许同族被人肆意妄为,甚至是被当作牛羊吞食。

    既然西天灵山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样美好?

    那么!

    我为何还要信佛?尊佛?

    法海正在不停的拷问自己的心灵。

    慢慢的,法海的心灵深处,一枚万丈光芒的金丹舍利正在生变化,闪闪金光中,突然生出了一丝黑气,是那么的明显。

    黑气虽然弱小,只有一丝,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埋下了一棵种子,日后自有茁壮成长之时。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法海渐渐的有了决定。

    外界。

    灵光喊完之后,却见法海身上的气息更是不稳,有逐渐黑化的节奏。

    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还不待他反应过来,却见法海睁开双眼,一道黑气一闪而逝,又恢复了正常状态。

    “完蛋了,法海彻底黑化了!”

    “哈哈,今天算是不虚此行了!”

    “有意思,很有意思!”

    一众金丹境存在,除了同为佛门中人的一峰老僧,其余人都大笑不已。

    灵光方丈揉了揉眼睛,以为是眼花看错了。

    “法海,你…怎么样?”

    他试探着问了一句。

    法海点了点头,回了一句:“弟子很好!”

    他转而郑重的看向萧宁,说道:“天君所说,日后小僧会一一查明,若是虚言,还请天君给我佛门一个交待!”

    萧宁没有说话,只是含笑的看着他。

    此行的目的已达成,怀疑的种子在法海的心中种下,早晚有一天,它会自动长大。

    至于法海些许不敬的话,他又何曾放在心上?

    “若是天君所言非虚,这…佛子,我不做也罢!”

    咬了咬牙,法海恨声道。

    ……

    “这佛子,不当也罢!”

    当这一句丝毫不惧,淡然中却带着一种更为霸气的声音传递出来,响彻在天地间时。

    霎时间。

    所有的金丹境存在,哪怕他们是人间界绝巅强者,也不禁眼皮子抖了抖。

    西天灵山,大雷音寺,乃是整个三界势力中数一数二的存在。

    佛子,人间佛门共尊,已经有了佛的一丝圣性,未来能继承如来世尊的大业,乃是佛门中至高无上的尊号。

    几乎算得上是俗世王朝中一国太子的存在。

    不仅如此,成为佛子还有种种好处。

    冥冥中,可以获得佛门气运加持,智慧得到增强,悟性提升等等。

    就连佛子所在的寺庙也会跟着受益。

    因此,天下佛门势力不知凡几,多如牛毛,无一不想着自家能出一位佛子。

    天下佛门弟子以百万计,无一不想着能成为佛子。

    然而,成为佛子,何其之难也!

    几乎堪比唐僧西天取经路上的九九八十一难,还是没有三个徒弟相助的那种。

    天下间,千百年也不见得能出一个佛子。

    佛子,不是自称,也不是皇帝敕封,得西天灵山降下佛旨,才能算是佛子。

    由此可见,其中的难处有多大了。

    当然,法海能成为佛子,那是因为他身份不同,作为天龙八部之一的莫呼洛迦转世,前世因犯了戒律而被转世轮回。

    就好比满级大号洗白重来,总比真正的新手拥有更多的特权。

    所以,天下众多佛门弟子不知道的是,他们之所以输给法海,不是因为悟性不够、也不是他们没有努力,纯粹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后台。

    真正意义上来讲,所谓的佛子称号,不过是西天灵山给犯错误转世弟子的一个台阶,重回西天的台阶。

    普通人想成为佛子,还是早点洗洗睡吧,梦里啥都有!

    不管怎么说,法海能成为近五百年来的新任佛子,天下佛门都很高兴,哪怕是心中羡慕嫉妒恨,也不敢表露出来。

    但是,如今,这位新晋佛子,却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不做佛子的话来。

    好似晴天霹雳般。

    响彻于在场所有人的心头。

    这有点不可思议……

    原本众人还以为,可能对方会犹豫一段时间,甚至可能会因为畏惧而拒绝。

    然而……

    他就直接说了出来。

    这等魄力,这等勇气,这等自信,哪怕是周边窥视的这些金丹境绝巅强者,心里都对法海升起佩服之情。

    敢前人所不敢,为前人所不为。

    真乃大丈夫也!

    当然,也有人心里暗暗唾弃,在他们看来,法海如此行为,简直就像个傻逼样!

    “好气魄,本君竟然不怎么讨厌你了!”

    听到法海的话,萧宁抚掌大笑。

    “你…你…糊涂啊,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灵光方丈大惊失色,手指着法海,竟是气得整个人都颤抖不已。

    “天君,此事暂且不提,法海斗胆,请天君指点一二!”

    法海没有理会灵光的叫嚣,而是看向萧宁,眼帘低垂,面容肃穆,手持金刚禅杖,柱在地上,强大的力道令地面咔嚓碎裂,浮现道道裂痕。

    这位天君一来就以极高的姿态,强势夺取了所有人的视线,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好似成了今天的主角。

    身为当世人,法海自然不会没有丝毫芥蒂。

    他将姿态放低,直接向萧宁起挑战。

    若萧宁是真的天君那还好多,若是个西贝货,那就别怪他法海不客气了。

    握着禅杖的手掌,缓缓握紧,法海浑身浩瀚的法力汹涌而起。

    一股庞大的威压,犹如海浪般,一波一波的疯涌开来,直冲天而起,在天空中呈现环形状,铺展而开。

    “轰轰轰!”

    在一道道惊骇的目光汇聚中,法海释放出无以伦比的强横威压。

    那威压以金山寺为中心,犹如环形巨浪一般铺展开来,直直覆盖近千里,方才如同到了边界般的停止。

    在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只有那恐怖的威压,肆意绽放它的威能。

    恐怖的威压,犹如层层海浪一般铺展开来,蔓延上千里,威慑一切的气息,令一道道目光皆是为之震憾。

    “轰!”

    法海手中的金刚禅杖猛地一柱地面,地面崩裂,裂缝满眼开来,犹如蜘蛛网一般。

    而那滔滔威压,更是汹涌了三分、恐怖的三分。

    天空中响彻起海浪的哗哗冲击之声,虚空都隐隐浮现出裂缝,崩裂开来。

    “嘶…”

    望着这一幕,诸多金丹境的强者皆是忍不住的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浮现出惊悚之色。

    “这种程度的威压,简直恐怖……”

    “佛子之名,果然不虚!”

    望着天空上一波波的不断铺展开来,覆盖近千里的恐怖威压,诸多金丹境的强者心中,皆是忍不住的露出惊骇之色。

    释放自身的威压,覆盖上千里。

    这一步,这些金丹境的强者都能轻松做到。

    然而,所有人都达不到如此恐怖的地步,如渊似海,重重叠叠,有如巨浪般滔滔不绝。

    这一刻,在所有人眼里,法海释放出来的强威压,好似一片浩瀚的汪洋般。

    汪洋中,储藏着并非普通海水,而是如同三千弱水般恐怖。

    给所有人的感觉,一旦踏入其中,就会永远陷入绝境,再也不可能走出来的感觉。

    “法海的境界和力量,竟然达到了如此强横的地步吗?不愧是当代佛子啊!恐怖如斯!”

    望着这如渊如海的千里威压,每位金丹境的无上强者心头,皆浮现出了骇然之色。

    因为,这股威压汪洋,实在太过恐怖,望着它,众多强者心中竟隐隐生出了一丝畏惧感。

    可想而知,法海释放出来的威压汪洋,到底恐怖到了一个怎样的程度。

    “这位神秘的天君,又该如何应对呢?”

    诸多强者目光偏移,落在萧宁身上,忍不住的摇头。

    如今。

    威压汪洋覆盖千里,直接将那位神秘天君包裹在里面。

    层层恐怖无比的波涛,皆是朝着对方而去。

    想想,单单是身为观看者的他们,都从这威压汪洋中,感受到了一丝威胁和恐惧的味道。

    那么,当其冲的萧宁呢,岂不是要面临比他们更加恐怖的威势?

    他们尝试着代入到萧宁的视角,望着汹涌席卷而来的浩瀚威压海浪时,皆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这一次,真正感受到了恐惧!

    如果换做是他们,定然是绝对不愿踏入到那威压汪洋之中。

    可是……

    摆在萧宁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可以选择踏入或者不踏入。

    实际上,却是只有着一种选择。

    那就是踏入其中!

    因为,这是法海的一种阳谋。

    不能不踏入,不能后退。

    因为这是法海向萧宁挑战,金丹小辈向天君前辈的挑战,若是退缩不战,那萧宁必将声名扫地,无地自容。

    如今,法海霸道到极致,也自信到极致。

    虽然之前被萧宁喝破佛心,心灵有了破绽,但是,他却很快就重拾信心。

    如果萧宁犹豫不前,亦或者是后撤退缩,那便是说明他根本就不是天君,算是大出洋相。

    所以!

    萧宁只有踏入这威压汪洋和法海硬碰,或是强势破局,镇压法海。

    才能彻底向世人证明,自己天君的身份和实力相匹配。

    “后退不得,前进却又需要莫大的勇气,这位神秘的天君,究竟是会如何选择呢?”

    思虑至此,诸多金丹境的强者们,目光纷纷汇聚在了萧宁的身上,带者一丝丝的期待之色。

    他们很想要知道,这位神秘的天君,从刚开始出现的时候,便是一副淡然的神色,面对这种情景,究竟会怎么做呢?

    又或者说,他其实就是个水货。

    如今,法海的挑战,正好可以检验其真实性。

    “前辈又该如何应对呢?”

    望着萧宁的身影,远处的白素贞轻咬嘴唇,眼中浮现出隐隐的担忧和关切之色。

    虽然说在心中,她对萧宁很是自信。

    但是,法海给她的威慑力实在是太过强大了,所以,白素贞仍然不可避免有些忧心。

    虽然双方同是金丹境,但是,法海实在是太强大了。

    给白素贞的感觉,如同凡人面对山岳般高大。

    “哈哈,来得正好!”

    却见,萧宁淡然一笑,犹如站在万里汪洋中,他强任他强,我自屹立不倒,稳如磐石。

    所有的威压到了他身前,都自动消弥,渐渐化为无形。

    “区区威压,能耐本君如何?”

    这种淡淡的语气,简简单单,但是在此刻传递出来。

    犹如最为霸气、轻蔑的话,轰隆隆的响彻在每个金丹境存在,以及在场所有人耳中,如同洪钟大吕!

    “咚!”

    萧宁随意踏出一步,掷地有声,在天空中响彻开来。

    虽然是极其普通的脚步声,但是响在众人的耳中,却似是擂鼓一震,回荡不止,令所有人的心脏似乎都为之抖动。

    “唰!”

    所有视线都移了过去,目光齐齐往萧宁那踏出的一只脚望去。

    “哗哗哗!”

    刹那间,响起了滔天的海浪冲击声,那上千里的威压汪洋,在顷刻间疯狂的涨幅上去,汹涌上十倍,凶悍上十倍,恐怖上十倍。

    无穷的威压和力量,全部汇聚在一起,无限叠加,轰然冲击在那只踏入威压汪洋的脚上,那震憾般的情景,似乎要将这一只脚压爆一般。

    无数视线死死的盯着,想要看着这一只脚的变化。

    是颤抖?

    站立不稳?

    或是被轰飞?

    亦或是,直接干脆的爆炸开来?

    诸多金丹境存在紧紧的盯着这一幕,却是连眼睛都也不眨一下。

    只要出现这些变化的其中一个,那就说明次交锋,这位神秘人就已经输了,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

    反之,如果能够巍然不动,坚持一段时间,那么就代表着他并没有输,而是真正能与法海平分秋色,甚至是技高一筹。

    诸多视线中。

    却见,这一只脚踏入到威压汪洋中,并没有停留一息时间,便又动了起来。

    瞧见这一幕,无数人不免暗叹一声。

    居然这么快就动了,果然还是不行,一息时间都是没有坚持住,便站立不稳了么?

    什么狗屁的天君啊?

    有些人面露失落之色,转过头去,不再看那边的景象。

    “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地间忽然响起了一道哗然之声。

    “怎么回事,难道又有变化,直接被轰飞了出去?”

    这些失落的目光听闻动静,心中如此想道,纷纷向着场中望去。

    而这一望,便是当场目瞪口呆。

    因为他们看见的不是被威压轰飞的一幕,而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一幕!

    只见得。

    那一只脚刚刚微动的一瞬间,萧宁的另一只脚便又踏了进来,两只脚进入到这威压汪洋之中。

    同时也代表着,他整个人都跨入到这滔滔威压汪洋中。

    “哗哗!”

    滔天巨浪声,响彻天际。

    萧宁的两只脚,稳稳踏入这威压形成的海域中,巍然不动,犹如瀑布下的磐石,风暴中的山岳一般!

    这个时候,所有人才知道。

    原来,刚刚那第一只脚微微晃动,不是被那巨浪所冲击到,而是因为,他将另一只脚踏入海域之中,自然产生的晃动啊。

    “此人硬撼法海的强威压,难道真是天庭的天君下凡不成?!”

    这一刹那,所有人都变得不可置信起来。

    谁能想到。

    这位突然而来的神秘人,竟然是货真价实的天君存在?

    这乐子可就大了!

    踏赴恐怖威压,身现无穷汪洋,面对滔滔巨浪,展现出极为有魄力的一幕,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咚!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乃至震憾的一幕,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只见萧宁踏出第二步后,没有过多的停顿,甚至没有任何的停歇,继续踏步往出。

    一步、一步、一步……

    在诸多视线瞳孔微微颤抖间,萧宁一步一步踏出,目光平静,神色淡然,如同寻常的闲云散步一般,轻松至极,随意至极。

    哗哗哗!

    滔天巨浪轰击之声响彻,然而却丝毫没有阻碍一般,根本不能让萧宁的脚步停顿分毫。

    天上地下,六合八荒。

    一道道视线都变得呆滞了起来,那等神色,犹如看见了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一幕。

    “怎么可能?!”

    咚!

    在一道道震撼的视线注视之中,萧宁的衣衫猎猎,目光平静,行走于威压汪洋之中,无视了一切阻碍,清脆而又有节奏的脚步声,响彻于天地之间,回荡不止。

    他径直来到法海身前十丈远。

    “前辈威武!”

    此刻,白素贞望着场中萧宁那轻描淡写的举动,她忍不住微微张大了嘴巴,眼中缓缓浮现出一丝震惊之色,以及一丝异样的光彩。

    天地都似乎沉寂下来。

    “咕噜。”

    诸多金丹境强者都陷入了沉默,望着场中那道身影,暗自吞了一口唾沫,喉咙中,传来一丝干涩感。

    “嗯?”

    就在众人无不为萧宁的随意姿态,而感到无比震惊的同时。

    法海却是眉头缓缓皱了起来。

    “天君好神通,那就再接小僧一招!”

    如雷鸣轰然的声音在金山上炸响。

    虽然他的眼帘仍然低垂着,并没有去看萧宁的方向到底生了什么事,可身处于他的威压汪洋之中,那所有生的一切,自然全部都是映照在了他的心境之中。

    他的威压汪洋,究竟有多么的恐怖,身为施术者的他自然知道。

    那种威力,即便是再强横的金丹境存在,也不可能没有丝毫影响。

    正因为如此,他才感到震惊。

    对方……真的是天君?不是假货?

    “大威天龙,般若八嘛空!”

    在一道道目光注视中,法海猛地一声爆喝,在爆喝之声响彻天地的瞬间,手中持着的金刚禅杖,同时狠狠的往地面上一柱。

    地面炸裂,碎石飞溅。

    法海的大红袈裟覆盖下,缠覆于背上的过肩天龙纹身开始蠕动起来,似乎一头庞然大物苏醒。

    “吼!!!!”

    一道响彻天地,如雷如龙般的巨大咆哮声,隐隐在天地间响起。

    “哗!”

    那金山上方的天空中,覆盖千里的威压海浪,忽然海面猛地炸裂,一头无法形容的庞然大物缓缓升腾起来。

    那是一头虚幻的龙躯,由威压汪洋中的海水凝聚而成,仅仅是头颅便如山峰般巨大。

    它巨大的龙嘴缓缓张开,闷雷般的咆哮声从其中响起。

    轰!

    一道镇世般的恐怖龙威,犹如风暴般,一层层在海面上席卷开来。

    “呼呼呼!”

    上千里的海面,皆被狂乱的风流吹拂得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是…真龙之威?”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凶暴威压,即便是未曾涉入威压汪洋的金丹境绝巅强者们,都忍不住面色变得苍白,浑身僵硬起来,面露惊骇之色。

    “噔噔噔!”

    少部分弱些的金丹境强者面对着这种前所未见的恐怖威压连连后退,竟然不能抵御片刻。

    “这龙威,未免也太过恐怖了吧?”

    众多强者脸色微微的苍白,令人难以想象。

    “即便是我们都是如此,那么身处其中的那位,岂不是要遭受狂风暴雨般的冲击?”

    诸多金丹境的强者,心中皆是如此想着,目光齐刷刷往萧宁的方向望去。

    不过当他们的目光汇聚而来,落在萧宁的身上时,却犹如看见了什么心惊肉跳的事情般,眼皮子都颤抖了一下。

    “这…不会吧?”

    众人都失声了。

    就在那一道道视线的汇聚中,萧宁踏在海面上,面对四周滔天的海浪,以及那犹如山岳般的庞然大物,竟然面不改色。

    “吼!”

    那虚幻的龙躯俯下身来,磨盘大的眼瞳盯着海面上的人影,缓缓的张开嘴巴,惊天一吼!

    呼呼!

    一道极端凶猛,带着狂暴龙威的金色风暴,自口中席卷而出,铺天盖地般涌向萧宁。

    此刻,那巨大的龙嘴就如同一个风眼,而萧宁便处于风暴最猛烈的地方。

    “镇压!”

    金山寺上,法海手持金刚禅杖,眼帘低垂,爆喝一声,震响天际。

    “轰!”

    龙威风暴席卷,将萧宁给重重笼罩,极的淹没而去。

    “嘭!”

    就在一道道目光以为萧宁要被彻底淹没时,一道爆裂之声,突兀的响彻起来。

    那席卷的风暴爆裂开来,化为狂乱的气流,向着四面八方爆射而出。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

    就听得一道轻笑声响起。

    “咻!”

    在那风暴爆裂过处,一道身影突然爆射而出,犹如瞬移一般,越过重重空间,刹那间出现在高空中。

    而后,他开始缓缓坠落,踏在那虚幻龙躯的头颅上,踩在他的两只犄角间。

    萧宁伸出一只右掌,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之下,轻轻的贴在它的头颅上。

    “他想做什么?”

    一道道惊呼声响来。

    法海的眉头微微跳动,背负的天龙纹身,开始缓缓的颤抖起来,似乎有着一些不安。

    “现在,本君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天君的威严!”

    淡淡的话语,自萧宁嘴中响起,传遍天际。

    “灭!”

    他最后吐出一个字。

    当这个字响起的刹那,所有人都感受到,整什天地都嗡鸣了起来。

    “轰!”

    一道道视线汇聚中,萧宁那轻轻贴在龙上的手掌心中,喷薄出一种恐怖的威压,疯狂的爆涌而出,将整个虚幻龙躯都包裹在其中。

    “吼…”

    被淹没的虚幻龙躯,抬头望着周围恐怖的威压,竟然隐隐传出一丝呜咽。

    “咔嚓!”

    一道道裂缝蔓延的声音响起,龙躯自头颅开始,道道裂缝浮现,直到布满它整个身躯。

    “嘭!”

    最后,一道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让所有人都为之震耳聩。

    伴随着天龙的惨叫声中,它的整个庞然龙躯,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轰然爆裂成漫天光华。

    不仅那虚幻的龙躯破灭,就连龙躯下方的千里威压汪洋,也被这股爆炸的巨大余波影响。

    轰然爆涌起来,而后嘭然炸裂,化为一道道光束,消失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