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新的试练、门扉、关键词

      目前天启公会高级会员有:

      织田舞、潘正义、汪天帝、李长歌、宁右、萧楚儿、李二胖、苏小素、许安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除了老潘之外,全是充了钱的。

      所以他们才是高级会员。

      搓你妹!

      想得美!

      伊凛摇摇头,若不是想到这女人对特图加岛很熟悉,人脉很广,说不定有用得上的地方,伊凛早一走了之了。

      “我要请假!”

      “嗝~”露丝打了一个酒嗝:“那帮姐姐加点热水?”

      伊凛握紧粉拳,强忍住给这个可恶的女人来一……“灾厄缠身”的冲动,然后便默默地走出去烧水。

      十分钟后。

      伊凛提着一桶热水走了进来,动作熟练地倒入露丝的浴桶当中。

      露丝表情幽怨:“你确定不帮姐姐搓背么?”

      伊凛:“……”

      “吖,姐姐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太好,你刚才说请什么?”

      “我要请假。”

      “请什么?”

      “我要请假。”

      “请什么?”

      “……,我帮你搓背。”

      “乖~你想请几天吖?还有,别忘了,你可是签了契约按了手指印的,你敢跑的话要被通缉的哟?嗯……就是那里……用力点……嗯~吖~”

      伊凛默默地用毛巾帮露丝搓着背,听着露丝在那里嗯嗯啊啊地怪叫,伊凛内心却是毫无波澜。

      自己取向应该没问题啊?

      伊凛心里一边推测角色扮演给自己带来的影响,随口回道:“请两天,办点事。”

      “这两天因为……嗯,岛上海盗会比较多,你可别被那些肮脏的家伙给……啊~”

      忽然,露丝语气高调起来。

      “不就是搓背吗?老板娘你不对劲啊……”

      “呵呵,你不懂。行吧,两天就两天,工资照扣啊,不过嘛,你如果陪姐姐一起洗个澡的话,说不定姐姐心情好的话能给你加工资哟?嗯?”

      露丝猛地转过身,从木桶里站起来,水花飞溅。

      背后空无一人。

      “fu……kkk!人呢?”

      水:“……”

      ……

      离开老板娘的闺房后。

      伊凛洗干净手,想起怪怪的老板娘,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至于所谓的契约,伊凛按下手指印时更是毫无心理负担。

      反正签订契约的是“伊丽莎白·凛”,跟他伊凛有什么关系?

      嗯,没有半毛钱关系。

      虽然夜里一般不会有人在黑灯瞎火的外头晃荡,但稳妥起见,伊凛还是开启了“如影随形”,潜入黑暗中,悄咪咪地来到了港口。

      港口里,停满了大小不等的船只。

      有的船饱经风霜,有的船历经炮火,有的船破破烂烂,还有的船在海浪中微微晃动……

      嗯?更有的船,船舱中隐隐传出如同鸟儿般清脆的娇啼,抑扬顿挫,在海面上荡漾开来,若有若无,听起来十分得瑟。

      原来自带音效的船也是有的。

      总之,各种船型号特点不同,唯一相同的是,停靠在港口中的船桅上,都挂着漆黑的骷髅旗帜,迎风招展。

      伊凛在边上,望着眼前密密麻麻的骷髅旗帜,忍不住犹豫起来。

      “船那么多,该选哪一艘呢?”

      在黑暗中,伊凛眯着眼睛,仔细观察。

      一艘船好不好,伊凛不会分辨,但外观看起来够不够霸气,船身上炮弹的痕迹多不多,这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毕竟有的海盗船上坑坑洼洼,木板新旧参差不齐,这种船不用猜都知道,跑得不够快,所以才被轰了一炮又一炮。

      “咦?”

      伊凛忽然现了目标。

      那是一艘中型三桅帆船,上面挂着一面独眼海盗旗,船上隐隐有灯光投射出来,在黑夜中如同萤火之光,忽明忽灭。

      船像是一位肉隐肉现,栩栩如生的美人,在船像附近的船身上,刻有这艘船的名字。

      “queen”。

      “女王号”。

      伊凛摇摇一指:“宾果,就是你了。”

      ……

      ……

      女王号上。

      几个臭烘烘醉醺醺的海盗,横七竖八地躺在甲板上。

      若是平时,他们这种偷懒的行为,铁定会被船长和大副用小皮鞭往死里抽。

      但今晚却有些不同,船上大部分海盗都趁着这难得的时机,光明正大溜到被称为“海盗天堂”的特图加岛上,寻求各自的快乐。

      当然,更多的是去寻找一位或数位,一见钟情的美女,谈一场仅限一晚的爱恋,轰轰烈烈,抵死缠绵,然后再以海盗的方式,洒脱地留下几枚银币,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地告别。

      一名真正的海盗,心中真正向往的永远只有大海与自由。

      当然,女人和财宝,还有朗姆酒,其实也很重要。

      一位海盗抱着几个空荡荡的朗姆酒瓶,斜靠在木桶边上,嘴里胡言乱语。

      “啊,我的玛丽,艾玛,安吉丽娜,安朱莉宝贝……嗝~”

      在甲板另一个角落。

      海盗们躺成了一个圈,沉沉睡去。

      唯独甲板上的船长室中,隐隐透出灯光,似乎还在窗户上映衬出某些古怪的重叠在一起的图案。

      时而叠成“大”字,时而叠成“工”字,时而叠成“h”字,十分诡异。

      没有人注意到,在黑暗中,一位体型略显矮小,穿着整洁得体的黑色燕尾服的人影,无声无息踏上甲板,静静地走在甲板上。

      “请问,你们船长在不在?”

      “……”

      “请问,你们船长在不在?”

      “……”

      “请问,你们船长在不在?”

      “嗝~别闹!老子忙着和玛丽约会!”

      醉醺醺地海盗连眼皮都没有睁开,只是含糊地应了一句。

      “嗯?很好,就是你了。”

      伊凛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一位没彻底醉成烂泥,还能够勉强沟通的海盗。

      于是便凝聚出念动力巴掌,啪啪啪往某位海盗脸上一顿猛抽。

      那油腻腻脏兮兮的皮肤,若是自己亲自动手,伊凛还怕脏了自己的手。

      啪啪啪啪。

      “唔唔唔……”

      啪啪啪啪。

      “????”

      终于。

      在被生生抽死之前,某位海盗懵懂地睁开眼睛,也不知是不是酒喝多了,他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地痛,而眼前也出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

      他纳闷地晃了晃手里还没来得及松开的酒瓶子,里面空空如也。

      “嘿!今天喝得有点多啊!这酒真够味!”

      忽然。

      一把冰冷的刀子轻轻抵在了脖子上。

      面前那个陌生的人影,用一种雌雄莫辩的声调,平静地说出了一句话来:“现在,抢劫,我要抢这艘船。”

      嘶

      瞬间,男海盗酒瞬间醒了八分,他低头望了脖子上的刀子一眼,冷冷一笑:“就凭你敢抢我们女王号?你知不知道这船上有多少”

      骨碌碌。

      骨碌碌。

      骨碌碌。

      酒醒了几分的海盗,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他,在脑中瞬间拟定了一个完美反杀的计划。

      他可以先撂几句狠话,对方一定会有刹那的分神,然后他再以身经百战的经验,猛地来一招海怪摆尾,再来一招怒龟出头,紧接着拔出腰带里的小刀,便可以完成这一场惊天动地的反杀。

      而就在此时。

      骨碌碌

      一颗接一颗球状物,竟诡异地从黑暗中滚出。

      一颗。

      两颗。

      三颗。

      四颗。

      “……”

      海盗没有再继续数下去,因为从第五颗开始,他就已经分辨出那几颗球状物是什么玩意儿。

      那是……刚不久前和他一起痛饮朗姆酒的兄弟们的人头!

      “谈,谈判!”

      海盗瞬间认清了形势,反杀之心烟消云散,讪讪一笑,高高举起双手。

      五分钟后。

      查理,也就是目前女王号甲板上唯一的幸存者,在与伊凛数分钟的友好交流后,毫无保留地将他们尊敬的船长大人的出生年月、身高、体重、三围、癖好等一切信息尽数抖出,不敢有丝毫隐瞒。

      这个世界,既然存在“诅咒”,应该不会如同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伊凛详细问清楚女王号船长的相关信息后,便暂时不理会查理,无声无息地走向船长室。

      船长室里面透出的剪影仍在变换着各种高难度的形状,伊凛二话不说,直接推门而入。

      “fu……kkk?”

      一个体型如同苏小素般的身影,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骇人的杀意,一看便知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哦?竟然在见到我安德烈的旗帜还敢偷溜进来……呵呵,现在的老鼠胆子可真大啊……”

      自称牛逼烘烘安德烈的男人,在伊凛推门而入的瞬间便已察觉到伊凛的存在,竟毫不犹豫停下了腿间的动作,快从身边拔出了一把狰狞的鬼头大刀来。

      “呵……属性不弱啊。”

      在入门前,伊凛早已稳妥地将房间内的布置感知了一遍,虽说他没有刻意开启如影随形,但能够在这种激烈的情形下还能够分心察觉到危机降临的,的确不是什么弱者。

      “该死的海盗!老子要把你那瘦不拉几的尸体挂在船头喂海鸥!”

      安德烈忽然咆哮一声,一手熟练地卷起被单遮住光溜溜的屁股,另一只手挥舞着鬼头大刀猛地朝伊凛劈来。

      “从此刻开始让世界感受痛苦。”

      伊凛熟练地说出一句令安德烈一脸懵逼的台词后,血茉莉反手便化作无数锋利的血丝,朝安德烈的脑袋绞杀而去。

      【获得混乱值+88!】

      在安德烈死亡的瞬间,伊凛面前弹出了一个吉利的数字。

      伊凛顺便动了“嗜血之灾”将安德烈的生命吸收成“血意”储存起来。

      当他看清使徒面板上安德烈的“生命”价值时,面具后表情不禁微微凝固。

      【血意第一层】(+1.9)

      以【嗜血之灾】目前只吸收2o%的力量、敏捷、精神总值来计算的话,安德烈船长生前的三围高达9.5。

      仅比当初萧阳死前稍低一截罢了。

      “这个世界的普通船长级就已经能够触及使徒的地板了么……”

      伊凛低头沉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