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直布罗陀风云(六)

    谈判使团进入密涅瓦号时,为了体现诚意,在谈判特使的要求下举行了十分简单的登舰仪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作为密涅瓦号的主要成员,阿斯兰也入列了仪式。

    当阿斯兰看到了芙蕾肩膀上的机械小鸟‘托里’时,阿斯兰就明白了,这是基拉希望自己进行联络的信号。

    他没有冒然试图与芙蕾进行接触,而是摸了摸衣领上的FaITh勋章,待简短的仪式结束后,从围观的人群中抽身离去。

    而使团中的芙蕾同样注意也到阿斯兰离去的背影,她没有激进的采取进一步的举动,比如找机会假装迷路,或者用一些借口去接近阿斯兰。

    那样太鲁莽了!

    能够让阿斯兰看到自己肩膀上的机械鸟,就够了!

    至于阿斯兰自己做何种决定,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了。

    ——————

    不单直布罗陀基地的谈判由于pLanT政府与军方的不同立场而陷入僵持,而在位于pLanT本国的评议会内部,也正在就是否与以李伯庸为代表的保守派进行合作,有不同的意见。

    “我认为,可以尝试进行合作,至少目前来说,讨伐对调整者抱有偏见的理法会对我们是有利的。”

    “那可未必,帮助保守派讨伐了理法会,联合就会与我们和平相处吗?”

    “恐怕只是让对方能够更加的齐心协力,我认为我们反而应该乘着联合内斗的机会,扩大我们在地表的势力范围。”

    “开什么玩笑,又想扩大战火吗?”

    “你们忘了吗?这次的战争,又是自然人若无其事使用核弹引起的!”

    议员们的讨论,逐渐尖锐起来。

    “这次的战争本就是迫不得已,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和平的希望,难道你们军总部又希望重走帕特里克.萨拉的老路吗?”

    面对这样尖锐的指责,作为扎夫特军最高领导人的国防委员长坐不住了。

    他无视了对方的质问,而是转换了个话题,“诸位,不是我们扎夫特的军人不希望和平,而是我们需要考虑,这次自然人内乱的本质。”

    有关前萨拉议长的话题,实在太过敏感,一个回答不好,就容易被抓住话柄,所以他十分干脆的无视了质问。

    顿了顿后,国防委员长继续道:“那位李伯庸上校的演讲确实震耳聩,但是谁能保证当他讨伐了理法会后,愿意或者说有能力让联合与我们重归和平。联合内部延续百年之久的体制,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动摇的。如果这次的内乱,也只是联合内部的一次利益洗牌的话,便不值得我们参与其中。”

    对于这位国防委员长的言,支持合作的议员自然不能认同,“国防委员长的当心确实不无道理,但如果什么都不去尝试的话,和平就有可能离我们远去。最终,我们可能将不得不付出更大的代价,去换取我们错失的和平机会。”

    “冒然介入联合的内乱,才有可能错失和平!”

    “那难道肆意扩大战火可以迎来和平?”

    评议会再次陷入僵持,大家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作为议长席位上的迪兰达尔议长。

    作为在战后崛起的中立派,这位议长极其擅长调和两派的矛盾,运用巧妙的手法,同时获得了两派的支持,在两派之中都极得人心。

    面对评议会议员们的注视,刚刚一直在闭目养神的狐狸议长,站了起来缓缓开口道:“大家的意见,我都知道了。”

    “我认为军方的顾虑确实有道理,但如果我们因此错失和平之良机,恐怕也会被后人所唾弃。”

    这是有些和稀泥的言,但却没人会以为这位在战后光崛起的议长只有这点水平,大家都静静的等待议长的决断。

    “各位不要忘记,理法会犯下了对我们调整者来说不可挠恕的罪行,讨伐理法会的行动,如果我们只是在一旁静静的旁观着,民众会怎么看待我们?”

    “所以,我认为我们不当可以允许李伯庸上校的讨伐舰队通过直布罗陀海峡,还应该主动提议参与讨伐任务。”

    “这……”

    议员们哗然。

    议长的意思,是要和联合的保守派进行实质性的军事合作?

    联合与扎夫特?

    这未免太过大胆了……

    就连支持合作的议员,也怕议长着太过大胆的举动,引起军方的强烈反弹。

    “大家静一静。”议长敲了敲桌子,继续把控议会的节奏,“主动讨伐理法会,才能对民众有个交代,对当初在调整者迫害浪潮中牺牲的同胞有个交代。”

    “这不是意气用事,而是我们pLanT作为由调整者建立的国家,所应尽的义务。”

    “同时,我们应该让理法会的成员接受我们调整者的审判!”

    这么一说,军方那边有所意动了!

    如果真的能够在武力攻陷天堂岛后审判理法会,对扎夫特、对pLanT,都是一件极为有利的事情。

    见自己定下一个基调,并把控住了局面后。

    狐狸议长才露出笑容,“当然,一切都不能以单方面牺牲我方的利益为条件……”

    接下来要商谈,自然就是具体的利益问题。

    先,扎夫特军可以让李伯庸的联合舰队通过直布罗陀海峡,并且扎夫特军还会派遣以密涅瓦号为的舰队,一同攻略天堂岛基地。

    其次,被捕的理法会成员要接受pLanT的审判,至少是pLanT与联合的共同审判。

    还有就是承认在这次战争中,对扎夫特军一些既定占领区的巩固。那些愿意脱离欧亚联合,与pLanT结盟的国家与地区,联合不得采取武力干涉。

    至于最后的和平谈判,那就要等真的攻陷了天堂岛再说了。

    毕竟,pLanT这边也很清楚,如果不能真的理法会摁死的话,和平谈判根本无从谈起。

    可以说,这个方案,把pLanT的面子和里子都顾忌到了,让议长再次成功的调和了具有分歧的两个派系。

    很快,这个方案被送到直布罗陀基地的谈判会场,并通过谈判代表团传回给了联合保守派的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