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再见仓熙雅

    大汉能不能续命两百年,仓耀祖不知道,但开江南的时机确实已经成熟了,唯一的问题就是被动开还是主动开的问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被动开自然就是等到五胡乱华,士民南渡。主动开的话会更有针对性,进程也会加快很多,还能少走很多弯路。

    比如围湖造田,这个确实能增加粮食产出,但对蓄水防洪有百害而无一利,这是仓耀祖要极力避免的。只要少走弯路,那江南很快就会成为真正的鱼米之乡。

    巨鲲号钻出海面的时候,就来到了甬东岛附近。海上的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甬东这边太阳高高挂在天上,仿佛它从来也不曾离开过一样。

    巨鲲号停泊在甬东岛的主码头,远远就看到了码头上的那具巨大的鲸鱼骨架,就那么日晒雨淋着,估计也撑不了多久啊。

    仓耀祖第一个走下了巨鲲号,紧随他身后的就是典韦,踏上码头,仓耀祖有一种回家的感觉,仓熙雅在的地方就是仓耀祖的家,这肯定是没错的。

    岛上的人们也看到了巨鲲号的来临,岛上响起了不紧不慢的钟声,人们纷纷走出自己的房间往码头上涌来,很快仓耀祖就看到了董袭,然后是桓晔和赵家娘子,怎么不见雅雅小宝贝儿呢?仓耀祖四处搜索着。

    也许是天气有些冷了,孩子没有出来呢。仓耀祖这样想着,然后上前和董袭、桓晔他们叙话,并给他们介绍同来的人们,这次来的人可是有点多了。

    “阿耀!”仓耀祖闻声望去,就看到赵大荔一身贴身短衫站在身后,旁边还有个小姑娘,身穿着一件青色道袍,大眼明丽,面容清秀,光是看脸就知道是个小美人,嗯,除了胸前那一马平川,个子也有点矮。

    小姑娘怀里抱的不是仓熙雅还能是谁呢。

    仓耀祖连忙上前一步,顾不得打听这小道姑是谁,就伸手把女儿接了过来,仓熙雅居然还认得他,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就大哭了起来,这应该是高兴的吧?

    仓耀祖轻轻拍着雅雅的背,努力让她安静下来,对这个小丫头,仓耀祖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小丫头已经八个月大了,嘴里咿咿呀呀地仿佛是在控诉仓耀祖这么长时间都不出现。

    仓耀祖和她额头抵着额头,体会着她的力量,还真不小呢。

    等仓耀祖把头移开,仓熙雅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红印儿,这让仓耀祖大笑了起来,抱着她就很开心了啊。

    和女儿厮磨了一会儿,仓耀祖就招呼大家上岸。晚上自然要有一个盛大的晚宴,让大家尽兴。

    仓耀祖也认识了两个女人,也就是徐孙氏和徐家的千金徐琬。

    她们是左慈通知过来的,徐家定居在富春县,家中以造船为业,前些年在东冶建了一座船坞,这次就是从东冶浮海而来的。

    徐琬和左慈的关系很好,是老道的得意弟子,颇得真传。左慈称她的占卜和炼丹有青出于蓝之势。

    这一点仓耀祖倒是不怎么相信,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再天才又能如何呢?反倒是徐孙氏,颇有智计,待人接物也很有手腕,这位徐孙氏就是孙坚的胞妹,孙策几兄弟的大姑。徐孙氏很早就嫁给了富春徐真,有子徐琨,目前正领兵在东冶。

    徐琬是她的幼女,因为生得晚,又冰雪聪明,故十分得宠。

    仓耀祖感觉徐孙氏不像是年近四十的妇人,怎么看也只有三十许岁的样子啊。徐孙氏说她生于延熹元年,是孙坚之妹,孙静之姊。生徐琨则是熹平二年。

    延熹元年,也就是158年,熹平二年,则是173年,这生孩子还真够早的。说不定就是生孩子太早,伤了身子,才这么晚又生的徐琬。

    徐真也喜欢修道,所以徐家的造船生意大多是徐孙氏在打理,等到孙坚离世,徐琨带兵从丹阳南部潜回富春,在她的建议下,徐琨又带兵去了东冶,并在东冶建立了一家大型船坞,一边藏兵一边造船,间或也客串一下海盗。

    几年下来,这部分兵士已经完全成了徐琨的私兵,孙策服丧期满后,曾写信召徐琨带兵回归,但被徐孙氏给制止了。

    这几年下来,徐家砸了多少钱粮在这支军队上啊,凭什么孙策一封信就还给孙家呢?在她这里,办不到。

    徐孙氏自然是有底气的,孙坚起家的时候,徐家可是资助良多,可结果呢,徐家什么好处也没有得到。十年下来,这梦也该醒了喔。

    大兄孙坚都死了,徐孙氏就更不想儿子再带兵去给孙家打拼了,那些兵士自然是不可能还给孙策的,这让孙策很气愤,对徐家的态度大变,但徐孙氏顶住了压力,哪怕是孙静和她交涉几次,她也没有松口。

    这些兵士交给徐琨的时候,除了徐琨以偏将军之职来率领这些兵士外,还有朱治和邓当为别部司马。朱治、邓当随着徐琨一起,带着这些兵士辗转江东数郡,后来朱治被召回了孙策身边。

    现在徐琨不想跟随孙策打天下了,邓当就想重回孙策麾下,可是没脸回去啊,手下的三千兵马他只带回了不到百人。

    可做出决定的是徐孙氏,邓当不但拿徐孙氏没辙,还得护送她们母女来甬东岛。

    悲剧的是,在岛上邓当又受到了一个重大打击,甬东岛上有个董袭董元代,一杆大铁矛,把他和吕蒙打了个落花流水,两人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邓当是吕蒙的姐夫,他们是汝南郡富陂县人,两人携家带口渡江南下,就是为了建功立业,可不是给徐家看家护院。

    结果在这海岛上,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董元代给狠狠修理了一顿,两个人都有点绝望了。然后,更绝望的就来了。

    吊打他们两个的董袭被典韦吊打了,也就是说哪怕他们两个联手,都没有被典韦吊打的资格,真是何其可悲啊。

    仓耀祖看着年轻的吕蒙,满心欢喜,又捡到一块宝啊,虽然现在的吕蒙还是个文盲,但是扫盲这事,仓耀祖擅长啊。

    仓耀祖琢磨着,已经拿下了鲁肃,吕蒙也在眼前,等去到舒县,再拿下周瑜和6议,这东吴四大都督,就都到仓某人的碗里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