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阴魂不散王耀祖

    “耀祖,你别开玩笑,那个位置有人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卓景全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那就是不同意喽?”王耀祖瞥了卓景全一眼,“妈的,好心当做驴肝肺,行,就当我没说。”

    说罢,王耀祖站起身来就朝着外面走去,“你爱咋咋地吧,反正影响不到我。”

    眼见王耀祖火要走,卓景全赶忙站起来一把抱住王耀祖,这家伙属酸脸猴子的,说翻脸就翻脸,他怕这家伙翻身就给自己一刀。

    现在把柄落到王耀祖手里,自己想不出点血就糊弄过去明显不可能的。

    “你别急啊,咱们,再商量商量。”卓景全哭丧着脸说道。

    “再商量商量?”王耀祖扭头看着卓景全。

    “再商量商量!”卓景全重重点头。

    重新做好,卓景全看着满桌子的菜果然没有一点胃口了,“换个条件信不信,那个可是助理处长啊。”

    ‘啪’王耀祖站起身来就朝外走去。

    “别别别,你这怎么又走,说好了商量一下。”

    “行。”王耀祖再次坐下。

    “换一……”

    “啪”王耀祖站起面无表情地往外走。

    “好好好,别走,别走。”卓景全仿佛受气的小媳妇一样拉住王耀祖的衣服。

    重新做好,卓景全整个人都垮了,有气无力的说道:“你这哪里是商量啊,你根本就是逼我啊。”

    “怎么不是商量?”王耀祖嘿嘿一笑,“商量一下怎么把那家伙弄走,然后我坐上去啊。”

    卓景全:???

    这很王耀祖!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最终卓景全还是想到了办法答应下来。

    果然,人都是逼出来的。

    逼一逼总是有办法的。

    起身,王耀祖笑着拍了拍卓景全的肩膀,“行,就这么定了,不过记得啊,你欠我一个条件,这次可是给你帮忙,不算在内的。”

    卓景全:???

    不是,你这过分了啊!

    “好了,不用谢我,你慢慢吃,我走了。”说罢,也不管卓景全脸色有多难看,拉开门就走了出去。

    眼见王耀祖出去,卓景全气的狠狠一拍桌面,震的盘盘碟碟噼里啪啦直响,咬着后槽牙,卓景全低声骂道:“该是的王耀祖,贪得无厌,落井下石,不得……”

    “啪”的一声门被推开,王耀祖探头进来,“你大点声,我没听清。”

    卓景全一下僵硬在原地,机械般地扭过头来,看着王耀祖,挤出一个礼貌又不失尴尬地微笑,“我,我说,王耀祖,贪得无厌,落井下石是不可能的!”

    “王耀祖是雪中送炭,扶危救困的好榜样。”

    “是吗?”

    “是的!”

    “确定?”

    “确定!”

    “果然?”

    “果然!”卓景全斩钉截铁地说道。

    “行吧。”王耀祖缩回头去,关上门转身就走。

    卓景全瘫坐在椅子上长长舒了一口气,随即脸色又变的铁青,猛地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拉开门偷偷朝外左右看了看,确定王耀祖确实走了,这才走回去坐下。

    拿起一杯酒猛地咕咚咚灌了下去压压惊,把杯子重重放在桌上出‘咚’的一声,深吸一口气,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王耀祖,你真……”

    “啪”的一声,门再次被人推开。

    “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太,感,谢,你,了!”抬手狠狠一捂脸,卓景全闭着眼睛说道。

    “不要偷偷的感谢我,我收不到,你完全可以正大光明的当着我的面说。”王耀祖声音幽幽地说道。

    “你怎么又回来了。”卓景全扭过头来,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怎么还哭了,感动的吗!”

    “嗯,自内心的感动!”

    “行吧,我回来是告诉你一声,我保安局那边我帮你解决。”王耀祖露出一个和煦的微笑。

    “啪”门被关上,卓景全浑身有些脱力地趴在桌面上,一动都不敢动,神出鬼没的,太他妈的吓人了。

    另外最后那句话也一直回荡在卓景全脑海中,解决保安局?

    怎么解决?

    再想想王耀祖的行事作风,卓景全就有些不寒而栗。

    他觉得王耀祖这话不单单是说给他听的,更是一种警告,就看后面事情怎么展了。

    ……

    一间拉着厚厚窗帘的房间内只摆放了一个大桌子,桌面上放着一个大功率台灯,桌子两边有两人对坐,其中一人正拿着几张纸在背诵着什么。

    足足背诵了一小时,桌面上一大杯沏好的茶都已经喝光了,男人有些苦恼地抓抓头,抬头看向对面坐着的人说道:“这也太麻烦了,不就是撞死个人吗,一切都是设计好的,根本出不了什么问题啦。”

    “哼,钱难赚,屎难吃,我这是在给你保命的机会,嫌困难你最好早说,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坐在对面的长男人眼中闪过一抹隐晦的杀气,只要对方敢说放弃,那对不起,填海造6工程中又添一个水泥墩子。

    “规矩我懂,只是……”挠头的男人尴尬一笑,连连摆手,“我就是一看这东西就头疼,要不然当初也不至于中学都没上,呵呵,呵呵。”

    “知道就好,这份口供是特意找警方专业人士给你配备的。”长男人冷声说道。

    “咦,我还以为是找律师给弄的。”

    “笨蛋,你懂个屁,律师弄出来的东西都太过严谨了,那帮警察只要一问就立刻能闻出味来,到时候岂不是注定了你是故意杀人。”长男人瞪了他一眼,“你跟社团脱离很多年了,现在咱们在逐步洗白,做事要更严谨,懂吗,不然当初把你们送出来做什么。”

    “懂,懂,懂。”男人点点头,再次低头背诵起来。

    又一个小时,男人感觉差不多,这才放下手中文件,长男人拿过来翻开开始提问起来,开始还是按照顺序,到后面干脆就是前后跳着不停问的,越问越杂乱。

    足足又问了两个小时,男人烦躁的不停抓头,感觉旁边大功率台灯照的越的刺眼了,头晕眼花,口干舌燥,难受的不行,“大哥,差不多了吧,我受不了了。”

    “砰!”长男人狠狠砸了桌面一拳,吓了对面男人一跳,一脸凶狠地盯着对方说道:“到了那边,人家很可能给你来个疲劳审讯,来回换人,一问可能就是十几二十个小时,你现在就顶不住,那怎么行,现在你必须充分体会,只有这样到时候才不会漏出马脚。”

    “妈的,到底杀谁啊!”男人啊啊啊大叫了几声,一脸的狂躁。

    “你不需要知道目标是什么人,知道的越多,破绽越多,记住,你只是一个司机,接触的环境只是车队和家人,社交范围就这么大,你不可能与死者认识,懂?”长男人声色俱厉地说道。

    “好好好!”

    ……

    (经过前一段时间的迷茫,我又找回状态了,什么特么的脑子,什么特么的智商,不存在的,就是莽,干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