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愿听差遣

      “听说你今天在文丘山玩得很开心嘛~~~”

      这个26o级的刀疤脸目光冰冷的看着我,冷笑道:“就连山水之灵的主力团居然都被你做掉了,啧啧,不知道的还以为……”

      “少废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直接打断他的话语,伸出手指勾了勾,笑道:“一群垃圾,来领死!”

      “艹!”

      一群印服玩家都怒了,有的连长矛都扔了,愤愤然就要动手。

      “找死?”

      刀疤脸一扬眉:“兄弟们,那就成全他,让这货知道印服真正的巅峰力量是什么模样!一团、二团,跟我一起冲,杀他一个人仰马翻!”

      “上!”

      马蹄声变得密集且急促起来,至少过3oo人一起疾驰而来,摆明了是要群殴的架势了,下一刻,至少二十名剑士同时从前方扇形范围内动冲锋技能,就在他们的身躯化为冲锋虚影形态的瞬间,剑刃之上浮现金色光辉,一道道剑垂星河已经呼-之-欲-出!

      都是二飞玩家,对我的眩晕命中率会相当高,硬来不得!

      于是下一刹那,在众人的视野之中,我直接一个嗜血幡+暗影折跃,瞬间后移了近5码,恰恰的后退出了众人的冲锋范围,火神之刃一挥,对着前方就是一次冰刃回旋+巨龙撞击+风声鹤唳三连击,清一色的aoe技能,然而就在技能出手的那一刻,一缕缕金色涟漪伴随着匕涌动,以至于三个技能都裹挟着金色风暴,杀伤力暴增,几乎一瞬间前方就有十多名重装剑士玩家倒地,特别是巨龙撞击的伤害,清一色的过5ow,实在是有些恐怖了。

      仰头处,空中密密麻麻的震荡箭噼噼啪啪的打在身上,但每次落在身上都激荡出一缕金色涟漪,化境之力的变身似乎将震荡箭的伤害、眩晕效果给大幅度削弱了,以至于这一片的技能落下之后,我依旧没有被眩晕。

      成了,控制效果已经压制对手!

      我不禁失笑,再也不犹豫,连续暗影折跃收割对方的残血剑士,伴随着一缕缕目不暇接的折跃冲击伤害,十多名残血剑士根本都起不了身,就这么尽数倒地了,而我则一掠而过,火神之刃裹挟着热浪,直接搅烂了一名刺客的胸口,左手一挥,雷神之刃化为一道闪电在一群神射手的人群中来回穿梭,与此同时一个近身,直接来到了刀疤脸的面前,微微一笑:“你们不太行啊!”

      “你找死!”

      刀疤脸怒吼一声,浑身萦绕防御系技能的光辉,狼牙棒猛然扬起,仿佛掀起了一座火焰山脉,就这么劈出了一道从所未见的火焰系技能,而我则直接近身,火神之刃扬起“铿”一声掠过狼牙棒的把柄,膝盖前出重重的撞击在了刀疤脸的腹部,一套动作瞬间完成,一时间刀疤脸身形一窒,不但技能被打断了,身躯还保持着后仰动作,短时间内身形凝滞无法任何动作!

      截脉流,在绝对的度与力量之下,其实就是这么简单,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玄乎。

      业火三灾!

      火神之刃连续激荡出三道火焰刺刃光辉,就这么穿透了刀疤脸的胸口,紧接着一缕蓝色闪电一掠而过,贯穿了刀疤脸的脖颈,就这么瞬间将对方这名26o级的重装玩家给秒杀在了当场,随即扬手一个草木皆兵,一道道化境变身状态下的草木战卒分身在一群法师的人群中开始肆虐起来,挥动着一样的火神之刃、雷神之刃,切得一群法师哭爹喊娘,根本就没有多少的还手之力了。

      ……

      “怎么会这么强!?”

      一名259级神射手提着战弓连连后退,脸色骇然:“明明只是一个第一次渡劫飞升的玩家而已,为什么会强到这种地步,真的就能这么顶着等级劣势乱杀的吗?”

      “是这样!”

      手握战锤的圣骑士在风声鹤唳之下连连后退,神色痛苦的说道:“刚刚不久之前听到清眸拓墨那边传来了中国战区的信息,就说这个七月流火虽然只是25o级不到的一飞玩家,但是全身一共有五件归墟级装备、三件山海级装备!?”

      “神马!?”

      神射手大惊失色,随即被一道雷光穿透了胸口,直接爆出了48w+的暴击伤害给秒了,没办法,雷神之刃杀远程玩家就是这么狠,区区的一把匕,因为火神、雷神共鸣的关系,已经跟飞剑一样来去无踪、杀人无形了。

      我开始尽情收割,这次杀得更爽,不谙风月公会是印服排名第二的公会,而这群人里有一半以上都是装备耐久在5o%以下的玩家,他们已经在文丘山里混迹很久了,如今身上累积了大量的文丘山经验值,只要走出文丘山,这些经验值就正式归他们自己了,但这群人临时被副盟主给召集过来对我进行一场围猎行动,于是那1o%的文丘山经验值也活该要被我继承了。

      十分钟后。

      当我提着双刃站在一簇耸立的青岩上时,四周围只剩下成片的尸体,不谙风月这次一共出动了6oo+人,其中至少4oo+人已经躺在这里了,剩下的作鸟兽散,无法追杀,清风拂面之下,双刃有一滴滴鲜血正在往下滴溅,而噬魂效果也已经叠加到了47o+层了,优势正在不断扩大。

      轻轻一振双臂,化境之力涌动,嗤嗤声中,火神之刃、雷神之刃上的血迹尽数被蒸、震散,重新恢复杀气凛然的华美模样,而我则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就去收拾战场去了,对方爆出的装备、药水都不少,反正我在文丘山上练级几乎是不需要补给的了。

      而化境之力,虽然只是一重变身,但是提升的隐藏属性已经远过我的想象了,至于一击必死的几率,大约是5%左右,并不高,否则就太bug了,但饶是如此,当我一匕扎死了一名满血并且有舍身效果的255级重装圣骑士的时候,印服的人表情还是相当崩溃的,根本就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但是绝对的实力碾压,已经由不得他们信不信眼前这回事了。

      ……

      之后,继续游弋在文丘山南方,这座练级地图被中国、印服两大服务器的玩家默认的分为两部分,国服占据北方一半,印服占据南方一半,因为双方都没有必胜的把握,而出门练级无法求升级度、求财爆了,谁也不想在这里天天打生打死,所以之前双方是默契的和平状态,但我一来就不太一样了,仿佛一颗石子掉入平静潭水中一样,印服这边已经是掀起了滔天巨浪,国服那边则一片平静,只是有一些小小的流言罢了。

      就这么一边杀怪一边收集山甲碎片,有印服玩家来找晦气的话,那就把他们全部杀光,反正文丘山地图不大,对方很难组织出过一千人的大规模围剿,而且玩家的魅力值也不允许,每次踏入2o点魅力值才能进文丘山,就算是各大公会盟主的号召力足够了,但谁有那个本钱陪你一直这么玩啊?所以,基本上在文丘山上阵亡一次的玩家,都不会再来了,谁也不想花费那么大的代价,过来只是为了触霉头。

      一直练到晚上近十一点时。

      “滴!”

      林夕的视频消息来了,打开之后,她站在一片鸟语花香的丛林之中,身后一群怪物的尸体,沈明轩、顾如意正在打扫战场,未来老婆大人美如画,坐在一截断木上,一边擦拭剑刃上的血迹,一边笑道:“怎么样,今天打算下线不?”

      “不下了,追一追等级。”

      我咧嘴一笑:“争取三天内等级到26o级,好歹也不能让等级太低,否则都不好意思抬头看人的。”

      “不累吗?”

      她秀眉轻蹙:“要不下线休息一下?”

      “真不累……”

      我微微笑道:“忘记跟你说了,我现实中的境界好像又提升了,所以对于睡眠、饮食的需求都会大幅度降低,放心啦,熬个一两天不下线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小菜一碟了,何况国服的npc阵营这边百废待兴,我也实在没心事睡觉,必须加紧处理一下。”

      “好吧,那我们几个吃点东西就睡咯?”

      “嗯,睡吧睡吧,线上的事情交给我。”

      “好~~”

      ……

      林夕她们纷纷下线了,而我则看了一眼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一声呼啸而起,登山!

      就在山腰上,在一群放逐剑灵的怪物群中来回穿梭,最终,漫山遍野的放逐剑灵都被我引来了,浩浩荡荡一片,拥挤成一片,看情况……就算是没有十万,也至少有个七八万了,下一秒,我啥也不想,就这么连续动了暗影变身、化境变身,浑身金光灿烂,仿佛降世的魔神一般,提着双刃纵身一跃,踏着一柄华美飞剑,对着密集的怪物群一声低啸。

      马鹿冲城!

      攻击力、隐藏攻击力足够高的情况下,马鹿冲城的攻击伤害也变得相当恐怖,甚至在化境变身之下,一个完整15秒的马鹿冲城能秒满血的放逐剑灵了!

      就这样,连续2o个马鹿冲城全部丢了出去之后,经验值满满,短短几十分钟内就连升两级,已经是252级了,此外,前方的金币、战利品堆积如山,笑眯了眼,心里充满了满足感,仿佛置身于宝石金山中的巨龙一样。

      迅打扫战场!

      一块块山甲碎片落入包裹,拼凑新的缺少页,不久之后,1-99编号的山甲碎片第一次集齐,就在集齐的一瞬间,“唰”的一缕光辉从我的包裹里冲天而起,目光所及处,一座巨人法相横亘在山腰之上,冲着我单膝跪地,俯道:“愿听差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