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天命

    随着抽取了三张【牌】,霍金斯所化身的巨大稻草恶灵开始生更进一步的形态变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先是稻草恶灵的头变得更长且蓬松如杂草,两只手臂也不断蔓延,身体表面到处都是黑钉,而双腿则变成了八条稻草编束而成的软腿,像是章鱼触须一样在地面蠕动着。

    “【降魔之相·巫骇恶灵】。”

    下一秒,巨大稻草恶灵的身影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不见了?难道是隐身?草帽当家的,小……噗呃!”

    罗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忽然出现的稻草手臂击中,五根巨大黑钉深深嵌入了他的身体中,鲜血刚溅出来就被黑钉吸收殆尽。

    路飞身上冒出蒸汽,橡胶手臂快若闪电地猛地击中稻草臂膀,却只感觉打在了一团杂草上,毫无击中肉体的实感。

    大量稻草编织而成的触须忽然从虚空中显现,牢牢捆住了路飞,密密麻麻的黑钉从稻草束之间浮现并扎入路飞的身体中,开始急汲取他的鲜血和体力。

    罗和路飞一时间动弹不得,浑身僵直地被束缚在原地并不断被汲取体力。

    他们脚下浮现出一张抽象的脸,紧接着稻草在地表疯长出来并重新编织成了巨大稻草恶灵,面露冷笑:

    “你们完蛋了……别担心,你们所有人的脑袋都会变成我的功绩,成为我向上攀爬的资本。”

    并非霍金斯自大,而是他的的确确抽到了最强的组合牌。

    【战车】逆位,狂暴牌。

    【力量】正位,进化牌。

    【愚者】正位,迁移牌。

    【战车】的负面效果被【愚者】迁移给了替身,只剩下大幅强化的力量度和体能,并被【力量】进一步改造成适合自己的形态,最后【愚者】挥了类似门门果实的穿梭位面和瞬移效果。

    就算面对两个新星,霍金斯依然有绝对的自信可以击败他们,他坚信天命在自己这边!

    路飞和罗竭力想要挣脱束缚,但被【战车】和【力量】强化过的黑钉汲取体力的度远他们想象,而那些稻草束也死死捆住他们。

    就在这时,几颗小小的松果弹射到霍金斯身上。

    “【必杀绿星·爆裂松果】!!”

    松果全部爆裂开来,炸成几团剧烈的火球,霍金斯所化身的巨大稻草恶灵也下意识地向后退却,身上稻草被点燃了数处。

    稻草果实当然有克星,那就是【火】。

    “你这个稻草混蛋,想对我们船长做什么啊!?”

    上百米外,乌索普站在相对安全的位置手持黑色大弹弓,一副气宇轩昂的姿态。只要离得远没有危险,那么乌索普就是草帽一伙最靠得住的那个人。

    有句话总结的好,顺风看索隆,逆风看路飞,绝境看乌索普。

    尤其是剧场版状态的乌索普,那可真是一切Boss的克星。

    霍金斯大怒,刚要吐出黑钉还以颜色,却被大量爆炸松果以精准的角度射击在身体各个关节部位和要害,不断被爆炸轰击着。

    “……基德海贼团,去干掉那个长鼻子!”霍金斯出不堪骚扰的怒吼声。

    十几名彪悍海贼举起武器冲向了乌索普,没跑出几步却全部摔倒在地。密密麻麻的白皙纤手在他们身体各位置长出来,以精妙的关节技暂时让他们失去了行动能力。

    被自家伙伴保护住的狙击手乌索普挥出十二分的本事,不断向着霍金斯倾泻火力。

    终于,在一次正中面门的剧烈爆炸中,稻草恶灵对路飞和罗的束缚力减弱了,两人立刻挣开束缚得以脱身。

    “原来你怕火啊!一击解决你!!橡胶橡胶……”

    被消耗了不少体力的路飞手臂不断向后拉伸,随着急缩回,拳头和手臂表面燃起剧烈的火焰,化作呼啸流星狠狠轰在了稻草恶灵的身上。

    “【火拳枪】!!”

    稻草恶灵双眼翻白,被击中的位置燃起剧烈浓烟和火焰,十米高的恶灵向后摔去。同时稻草开始崩解褪去,最后显露出霍金斯的真身,胸口位置有一处燃烧的拳印。

    只要是火焰攻击,就会使得霍金斯的稻草替身无法奏效,乌索普和路飞算是歪打正着。

    “没用的基德海贼团……基拉!你到底还想不想救你的船长了?”霍金斯抹掉嘴角的鲜血,朝基拉那边大喊道。

    锵!

    基拉挥动镰刃逼退索隆,沉默地几个纵跃跳到霍金斯身旁:“真狼狈啊霍金斯,要我帮帮你?”

    “别再拖下去了,否则会被兔碗大监狱的那些家伙察觉。”

    霍金斯从牌堆中抽出一张牌看了眼:

    “很好,【死神】逆位,所有卡牌重新洗牌,让我们重新再来一遍。”

    他身旁漂浮的牌堆数量自行补充完毕。

    基德海贼团也在重整旗鼓,聚集到了霍金斯这边。

    “死心吧,特拉法尔加,草帽,罗罗诺亚……”

    霍金斯捏住牌堆,从最上方捏起两张塔罗牌,面色阴冷:

    “天命在我这边!!”

    ……………………………………

    “天命?天命就是个屁啊!谁信谁是傻瓜!”

    海瑟咔嚓一口咬得手中苹果汁水四溅,懒洋洋地枕在娜美的大腿上。

    鬼岛大殿中,双手被爆炸手铐束缚住的山治盘膝坐在海瑟对面,一言不地看着他。

    良久,山治才缓缓开口,沙哑的声音昭示着他心中的不平静:“……我还以为像你这样的大海贼会更加笃信命运之类的东西。”

    “啊哈!别的暂且不提,你觉得你们船长会乖乖听信于【天命】这种听起来就不靠谱的玩意吗?反正我不会。”

    海瑟晃了晃脑袋,找了个更舒适的位置继续枕着:“相信你也不是命运的信徒对吧,文斯莫克的王子殿下?”

    “唉?王子?山治君吗?”娜美惊讶地捂住了嘴。伙伴之间相处了这么久,他们都不知道山治居然是王子?

    “……到底从哪里查到的消息!”山治脸色难看地看向海瑟。

    海瑟则一脸的混不在意:

    “你跟你那两个哥哥还有弟弟长得很像呢,尤其是眉毛简直一模一样,王子殿下。话说你就没现你的悬赏令被改成了‘onLy LIVe’吗?除了你那个作为世界政府加盟国国王的老爸,其他人可没这么好心向世界政府打招呼关照你的小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