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开战之前先确定背锅对象(第十更,6400月票加更,求全订!)

    莱克的脸面很值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

    还远远没有值钱到能够轻描淡写的来抗住铁塔沦陷这件事情呢。

    莱克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的身份,他与罪恶不共戴天,所以,他出面替神盾和特种部队作保,让他们去追击犯人而不是在这里和巴黎警方扯皮。

    全走肯定是不行的。

    菲尔·科尔森是要留下来的,至于黑寡妇娜塔莎·罗曼洛夫,莱克也有想过,但,和他结怨的是尼克·弗瑞那一派系的,自然要先紧着这个尼克·弗瑞身后的跟屁虫来喽。

    很快。

    神盾局特工与特种部队的人员纷纷离去,独留下了菲尔·科尔森。

    菲尔·科尔森甚至和莱克道了一声谢谢。

    莱克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科尔森,感知了一下科尔森的内心,轻笑了一声:“别谢我,我看不惯你们,但那是私事,我从来不会将个人感情代入公事上,尤其是这件事情中。”

    其实这个时候,直接落井下石朝着神盾局难也不错。

    只不过莱克感觉有些Low了,想要对付神盾局,机会多的是,没必要抓着眼下直接对着神盾开火。

    再说了。

    这个时候如果难了,到时候去挖玛丽亚·希尔的时候,岂不是会很尴尬,万一被拒绝了怎么办?

    眼下留个善缘,争取一命中!

    很快。

    玛丽亚·希尔也抵达了现场,在得到菲尔·科尔森的简要汇报之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亦是朝着旁边的莱克道了一声谢谢。

    科尔森朝着希尔说道:“他们很生气。”

    莱克笑了一声,看向科尔森:“他们肯定会生气,铁塔倒了,这可是铁塔依然在的铁塔,巴黎人心中的支柱。”

    巴黎人难道不知道让铁塔趴街的人不是神盾局的人吗。

    他们知道。

    但他们找不到凶手,可神盾局被他们抓的一个现行啊,你说你们是过来阻止灾难的,那为什么没有阻止成功,而且为什么没有提前跟巴黎方面知会一声,一句话不说的就直接开干了?

    简单的来讲。

    巴黎抓不住凶手,但有需要一个背锅的,神盾,就是这个。

    对了。

    以向来守规矩,并且很乐意按照规矩执行的玛丽亚·希尔而言,为什么不提前在行动之前和巴黎打个招呼呢?

    莱克看向玛丽亚·希尔,心中颇为有些好奇。

    玛丽亚·希尔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在外围的巴黎警方,也没有规避着莱克,直接说道:“还有一件更糟糕的事情。”

    “副总统被绑架了。”

    “什么?”

    “……”

    莱克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忍不住的看向玛丽亚·希尔:“什么时候生的事情?”

    如果说在去年,或者是在前年,一个副总统别说被绑架了,就算是被自杀了,莱克估计也不会过多关注。

    但这个时间点就不一样了。

    在上个月,也就是二月份的时候,如今的副总统宣布竞选明年的总统宝座,而且,也已经在五天前获得了党内提名了。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这几乎就相当于总统被绑票了啊。

    玛丽亚·希尔叹了一口气。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她未能及时和巴黎方面进行行动沟通,等到副总统绑票那边传来消息之后,在跟巴黎这边沟通的时候,铁塔已经在趴街的路上了。

    玛丽亚·希尔看向菲尔·科尔森:“这件事情,我会负全部的责任。”

    科尔森有些皱眉:“但我们已经……”

    希尔摇头,直接打断,表情很冷静:“铁塔断了是事实,而且,联邦不可能会将犯人留给巴黎,这是肯定的,所以,他们需要一个背锅的,除了我,没有更加合适的了。”

    这是实话。

    这也就是玛丽亚·希尔与尼克·弗瑞又一个不同的地方了,如果换做尼克·弗瑞的话,估计他是不会想到这么多的。

    就在这时。

    林德·尤利西斯陪同着一位来自香舍尔宫的高级官员走了过来:“你们可以离开了。”

    说完。

    高级官员就直接重新转身离开了。

    林德和莱克颔点了点头,也是不便久留的直接吹了一个口哨将附近的特勤队员给召唤了回来。

    这是已经选好背锅对象了。

    “叮铃铃!”

    科尔森看了一眼来电电话之后,走到一旁接通了之后,重新走过来,看向希尔,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希尔直接说道:“你先走吧,我留在这里善后。”

    科尔森张了张嘴,然后,转身离去。

    刚刚的电话是尼克·弗瑞的。

    是的。

    出事先问责,这是特色,尼克·弗瑞再度复起,冻结的变成玛丽亚·希尔了,如果不出任何意外的话,等到这件事情结束之后,玛丽亚·希尔就要被一撸到底了。

    不过还好。

    莱克在看着科尔森离去的背影,回神,笑了笑,朝着旁边的玛丽亚·希尔说道:“我记得你之前是6军的中校?”

    希尔点了点头:“但我现在不是了。”

    莱克看去希尔:“你的命令还在,而且你当年是调职去神盾局的。”

    希尔有些好奇的看向莱克。

    她和莱克打交道的次数很少,算得上是屈指可数了。

    莱克说道:“很惊讶,我对神盾局有个人意见,所以,看过你的资料不为过。”

    希尔勉强的摇了摇头:“就算还是,又能怎么样?”

    莱克说道:“这就是军队和神盾的区别了?”

    “什么区别?”

    “呵呵。”

    莱克笑了笑,走到路边,打开自己的车门,看向不远处的希尔说道:“军队从不知道妥协二字怎么写,安理会会拉你出来背锅,但,军队不会坐视不理,走吧。”

    希尔若有所思的看向莱克:“去哪?”

    莱克直接进了驾驶位,推开副驾驶的车门,朝着站在车外的希尔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你现在的证件恐怕已经被冻结了吧,怎么,打算被巴黎方面请去某个小黑屋里面喝茶,这里的茶难喝,跟我回大使馆喝咖啡吧。”

    希尔:“……”

    玛丽亚·希尔被抛弃了,这个时候不上手什么时候上手,先下手为强,不过现在也不能直接提出邀请,毕竟现在玛丽亚·希尔还是神盾局的人,而且刚刚被抛弃,这个时候就直接开挖,未免有些乘人之危,趁火打劫的意义。

    这样不好。

    不管是对人,还是对事情,莱克向来要的是心甘情愿。

    大使馆中。

    瑞秋看着莱克带着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人从车内出来之后,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虽然知道莱克有其他女人,但知道是一回事,这么直勾勾的面对面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瑞秋心里有些复杂。

    莱克感受着瑞秋身上传来的情绪,直接介绍道:“这是我妻子瑞秋,瑞秋,这位是某个执法机构的副局长玛丽亚·希尔。”

    瑞秋回神看向莱克。

    莱克表情平静。

    女人多归多,尽管每年要走许多地方,莱克也曾想过干脆一起包圆算球这件事情,但也仅仅是念头一闪而已。

    艾米莉亚估计是无所谓的,但其他女人,估计是不会同意的。

    所以。

    莱克宁可每年累一些,最多也就心里想想,但绝不会去这么说,或者去这么做,保持如今这个平衡就不错。

    玛丽亚·希尔朝着瑞秋伸手:“你好,艾德温夫人,我很喜欢你的几次报道,尤其是半个月前,你针对的一起报道。”

    莱克和瑞秋是结过婚的,虽然结了就离了,但,瑞秋是把姓氏改过来的,离婚了也没有改过去。

    瑞秋白了一眼莱克,然后笑了笑和玛丽亚·希尔握了握手:“你好,叫我瑞秋就行。”

    希尔说道:“那好,瑞秋,你也可以叫我玛丽亚。”

    莱克看了看四周:“凯伦去香舍尔宫了?”

    瑞秋回神看向莱克:“对,你出去后,不到十分钟,凯伦就出去了。”

    “贝蒂呢?”

    “在楼上带着海伦呢,刚睡着。”

    “行!”

    莱克点了点头,朝着玛丽亚·希尔说道:“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玛丽亚·希尔点了点头。

    大使馆后面的住宿三楼。

    莱克领着玛丽亚·希尔来到了一间客房之后,说了一句,便是准备离开。

    “艾德温上校。”

    希尔出声看着转身离去的莱克:“请留步。”

    莱克双手插兜,转身看去。

    希尔皱眉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艾德温上校?”

    莱克耸肩。

    希尔好奇道:“从铁塔陷落,到副总统被绑架,艾德温上校似乎一点儿都不担心,为什么?”

    莱克想了想:“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假话怎么说。”

    “托尼·史塔克那家伙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里来和你们组团了,而且我想你也应该从塞弗组织那边得到了那个幕后组织的所在地了,这个组织不管计划什么,很显然,都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

    希尔皱了皱眉,这个答案为什么听上去更像是真话呢。

    她的确从塞弗那边得到了基地的地址了。

    而且不费力。

    在希尔说出这件事情有可能威胁到莱克的政治生命之后,塞弗就直接说出来了。

    “那……真话呢?”

    “呵呵!”

    莱克笑了笑,转身,头也不回的朝着楼梯那边走去:“真话就是,这不关我的事情,上赶着的,不是买卖。”

    希尔:“……”